用户名:
密  码:
 
[新注册]
微笑征文

寸草春晖

记我的母亲

李秀明 ( 一等奖 )

甘肃省榆二中学 高一 (6) 班

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。读着孟郊的《游子吟》,我便会欣然的想到母亲对我的关怀,母亲是千千万万个普通妇女中的一员,母亲没念过一天书,不认识一个字,可母亲那慈祥的双眼和粗糙的双手,给了我无尽的关怀与呵护。。。。。。

也许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刻,就注定要与贫穷结下不解之缘。一个后北山的女孩自卑感便油然而生,有时也会幻想漂亮的衣服,美味的食物,可这些都不可能,我报怨母亲不可能给我新衣服穿。母亲长年四季都在家劳作,一身破烂的衣服,浑身散着一股汗味,我便开始有点恨母亲。母亲从小就疼我,她用尽她那干甜的乳汁与每一份爱心,喂养我那张永远向刀索取的嘴巴。

随着岁月的流逝,我已步入高中,同时我的虚荣心也在滋长,看着同龄的女孩都吃得好,穿的好,心中的天平无法平衡。我便开始无端对母亲发脾气,母亲在承受着辛酸与痛苦的同时,仍然用她不倦的笑抚慰着我,用她不尽的爱哺育着我,忍受着我的一切无理。

记得在初三报考志愿时,母亲要我去技术学院,而我不愿意去,老与她吵嘴,对她发劳(牢)骚,母亲最终抵挡不住我的反抗,平静的说:“孩子,你真不愿去,我也不勉强你。”当我回过头看到母亲那充满清澈,充满悲伤眼睛时,我后悔了。我知道,我给母亲带来了莫大的伤痛,我竟用这种方式来回报母亲给我的爱。我清楚地看到闪烁在母亲眼前(里)的泪光,我匆匆将头转回,我怕我承担不起这滴泪。额边的白发垂了下来,年近四十开外的母亲明显苍老了许多。历史的沧桑,黄土的气息使母亲挺真的腰杆弯了,她并不有以辛勤的劳作换来珠光宝气,也没有以粗糙的双手换来荣华富贵,可贵的黄土始终与伟岸的母亲结伴而行,谁也不敢怠慢,谁也不敢松懈。。。。。。

离家的生活的确很难,由于种种原因,我踏进二中,重新开始的求学生涯,可我永远不会忘记母亲给我的点点滴滴。妈妈,原谅女儿吧!原谅女儿曾经的无知!

母亲的爱是永难偿还的亲情,是黑夜中的照明灯,使我的前途一片光明,璀璨无比,是滋润我们这些幼苗茁壮成长的雨露,是普照内心阴冷的阳光。。。。。。母爱,伟大至极,可以前我却全然不知,现在方能体会到。

今夜我无眠,泪眼望苍天,愿那轮圆月载着我深深厚感情爱驶向理想的彼岸,滋润母亲那早已干涸的心田。

© 微笑图书室 2008